舞月夜珀

今天也是喜欢绿蓝的一天:

我将化为暗影中的双剑,以魔王小绿(划掉)休伯利安的名义。
主仆梗我也很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土拨鼠尖叫)摸背的手没戴手套不是bug。我想看他们肌肤之亲。
小蓝的腿我……爽了。画短裤的快乐。
今天也是喜欢绿蓝的一天.jpg

抽筋可乐_Alice:

虽然成品长这样但原本真的是想画万圣节贺图的

后来觉得反正时间也过了就越画越放飞自我,结果就变成了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ω`‹ )


爱 不许由别评1

內含:
伽小 瑜洲 熙华华熙 汉康 扳黑
第一章:自我介绍

黄景瑜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
他左看右看,发现与他的左手绑在一起的许魏洲。
「洲洲?」他温柔的叫醒了他,许魏洲听到他家的大sa 子的声音,就醒来了。
「嗯…?我不是在剧组吗?」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在我们的家休息。」
「不过,可能是某人给我们两个的休息时间呢」黄景瑜亲了一下许魏洲的唇。
许魏洲看起来不为所动,不过他内心是非常激动。
「不好意思。」一位是三十岁的男性声音让他们二人停了下来。
「这里是哪。」
他有着蓝色的秀发,旁边有位黑发的男性,共同看着二人。
「……我也不知道。」黄景瑜也很诚实的回答了他。
「看来大家都不知道。」另一位白发少男也看着四人,「敬华,醒了。」
「端木……这里是哪……?」另一位蓝发少男也醒来了。
「不知道。」
「嘿小马,我们不是在骇客空间吗」
「扳手,你真的认为我会知道吗」
「安德森副队长?」
「说了很多次叫我汉克!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当然听得懂。」
然后你猜怎么着,全场最老的汉克出声了。
「康纳……这是哪。」
「我也不清楚,汉克。」
然后全场正当军人的伽罗出声了
「不如先自我介绍。」
「我叫伽罗,他叫小心。」
「小心什么?」被称敬华的问着伽罗
「他叫小心。」伽罗无奈的回应着他
「我叫杨敬华,他叫端木熙!我的阳冥师!」杨敬华也像伽罗和他们介绍着
「阳冥师?是做什么工作?」扳手听见这个名字看着杨敬华。
「就是保护天下的人啊!」
「……啥。」扳手的面具出现了两个问号
「敬华,别说了,他们大概是从别的世界来的。」
「端木……你认真吗。」
「对不起,但是端木先生大概是认真的,我叫许魏洲,他叫黄景瑜,我们两个都是艺人。」
看到陌生人的许魏洲立即变得敏感。
之后他们六个都看着其他四人
「您们好,这里是康纳安德森,他是汉克安德森,来至底特律警署。」
「我叫马库斯,他是扳手。」
然而,马库斯话毕后,大家都静了。

在另一个房间,有个人看着十人。
「好戏,开始。」

愛,不许有别评(CP大集)

下一篇小说。
……占TAG抱歉
BL向:爱,不许由别评
CP有:
伽小(伽罗X小心)(开心超人联盟)
熙华熙(端木熙X杨敬华或者杨敬华X端木熙)(灵契)
瑜洲(海因,顺扬)(许魏洲X黄景瑜)(顾海X白洛因)(顾顺X丁宇扬)(上瘾,红海行动,爱情进化论)
汉康(汉克X康纳)(底特律:变人)
黑扳(马库斯X扳手)(看门狗2)

内容:
14人不知道为什么而到了一个叫男孩的星球,星球上一空无人,他们会怎样化解危机并回到原本自己的地方呢?
明天开始 更新。
对不起那些文可能之后会更的!!
我完结这篇后就会了。

诱支生命……不认为很那个吗,就是伽爷🤔

瑜洲/洲瑜 你就是我的存在罢了

瑜洲/洲瑜 你就是我的存在罢了
序——那个冬天。

那个冬天
你们相遇。
二人的故事,序,开结读条。

「怎样称呼?」
「黄景瑜。」
「许魏洲。」

二人都是第一次拍的戏。
第一套戏,二人都献给了对方。
无论吻戏,床戏都是。

黄景瑜演出的角色叫顾海,小名「大海」
许魏洲演出的角色的白洛因,小名「因子」
二人的名字,即是毒品。
「海洛因」

这是这对的CP名。
而演出者呢?
「瑜洲」当然也可以叫「洲瑜」
二人的像是磁场一样,互相的吸引。

「我一扑上去我就上亲不想说话。」
「他亲到我了,又弱小又可怜又无助」

「对于瑜洲怎样看?」
「如果是洲瑜我比较开心。」

当初的每一句话,紧紧的放在二人的心中

「我很喜欢献世,虽然听不太懂。」
你喜欢献世,即是那是广东话,我也会唱。
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我只是一颗尘埃,微小却守护我的海。」

我为什么要唱男孩?
「曾经, 意外,他和他相爱。」
但我们没有曾经,只有未来。
我想大声告诉你
「我爱你」但是「你爱我」我真的说不出。
因为…我们是公众人物。
「你没有跟着唱啊」
「在听你唱呢。」

二人被逼上绝路的男孩
手碰不到彼此的手。
「我不能说声我爱你。」
我们之间隔绝着空气墙。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但是。
因为那个该死的广电。
就是他。
不过,也阻止不了,我隔空对你说。

「我爱你」————黄景瑜,许魏洲。

《开心超人联盟之迷之城》宣传片 UP主: 开心机车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005804

伽小真好
我相信大家都看过?
更期待迷之城呢~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看迷之城

歌姬與她的吉他手。 ゆきさよ

歌姬與她的吉他手
一發完。

淺藍長髮的女孩子在一位男性和女性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家。
「請問,湊さん,這是哪?」
女孩不像同齡的女孩一樣,性格也有所不同,在孤兒院的時侯,她已經學會獨立,而且每天都會拿著院長送她的吉他,在她和室友的屋子彈吉他。
但室友卻不是她的妹妹,她的妹妹並沒有被拋棄。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有妹妹。
「紗夜,這是你的新家,叫我爸爸就好,從今往後,你的名字就是湊紗夜了。」
「不,我不能改姓氏,被二位收養已經很好,而且您們給我一個能睡得好的地方,這分大禮我無法接受,抱歉。」名為紗夜的女孩向二人鞠躬,似乎對這件事很執著。
「那…」
「我自願成為這邊的女僕,由小已經學會打掃。」
「不,你只需要成為我的女兒的女僕便可,友希那?」
「在這。」一位穿著睡衣的女孩在一樓走了下來,「我名為湊友希那。」
「這是我女兒,從今以後,就拜托你來照顧她了。」
語畢,二位大人走上樓的一間房間,只留下友希那和紗夜在此。
「湊小姐好。」即是面對自己第一次見的人都沒有那麼緊崩。
友希那似乎被她對自己的稱呼所引笑,她不禁輕笑起來,
她微笑道,「稱為我友希那即可,我也稱你為你紗夜」
「好」
友希那靜靜的拉著紗夜,走到一樓自己的房間,當開起門的時侯,紗夜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色。
純黑的大床,床上只有一條深紫色的棉被,枕頭也是紫色的
窗邊只有一個桌子,上面有著一堆書,似乎是關於音樂的。
桌旁的書櫃,也是關於音樂的東西。
「友,友希那小姐,這就是你的房間嗎?」
紗夜走到友希那的一旁,順手關上門口。
「是的。」
友希那看著呆呆的看著紗夜,似乎想到了甚麼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應該沒有。」紗夜在腦中尋找著關於她的記憶,卻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她的事。
「可能是我記錯了。」友希那走向衣櫃,拿了一件睡袍給紗夜,「換吧」
紗夜脫下離開孤兒園的衣物,直接在友希那的面前換上去。
完美的身材就在友希那面前出現,只是她沒有任何反應。
「那我睡在那…?」換完衣物後的紗夜坐到睡床上。
「陪我一起睡吧,紗夜。」
友希那記起了一點事,看著紗夜的樣子,已經想起了她是誰。
"氷川紗夜。"
關於小時侯的她,她從來沒有忘記過她。
「就當我是你的姊姊就好。」
紗夜也好像想起小時侯,有人也這樣跟她說過一樣。
只是,那個樣子已淡而不見
從那天起,紗夜就照顧友希那的起居飲食,雖然是如此,但有時侯…

「友希那小姐,我弄了炸餅」紗夜跑向友希那的一旁,在書桌旁邊的桌子放下裝著炸餅的碟子
「炸餅…?是甚麼?」友希那放下手上的筆,看著
「這是一位老師教我的小食,吃吃看?」紗夜拿起炸餅, 遞向友希那的嘴前。
「謝謝。」 友希那拿著炸餅,一小口的吃了下去。
「…好吃。」她小聲的說著。
但在這樣安靜的環境,已經連蚊子飛過的聲音都聽過,何況是友希那的聲音。
「謝謝,友希那小姐。」

十年後。

「友希那小姐?」
「紗夜,叫我友希那。」
剛決定好戀人身份的二人,站在露台上,看著那一望無際的海。

為甚麼二人會走到這一步呢。
「音樂。」

「有請湊家的歌姬和她的吉他手!」

當年,二人的樂團叫如夜。
因為音樂,二人做了很多事
創作了十首多的曲子,歌詞都是由二人寫的。
直到那個時間。
「想為一個人,帶來一首歌。」
那個人幫助過友希那很多,「*塵埃」
「我只是一顆塵埃,微小卻守護我的愛。」
友希那是想送給她。
從小到大都和她在一起的人。
不是一直在台下支持著二人的粉絲。
似乎唱完這首,她也沒有反應。
這些事,友希那清楚不過。
她不懂愛情。
友希那在知道自己喜歡她的時侯,不像其他人一樣,帶走她。
萬一她不喜歡她,那不就尷尬嗎。
因為她要保護她。
當成姐姐一樣的,保護她。

十年前的承諾,她想守住。
但是卻守不住。

紙包不住火。
親眼的看著她被自家父親殺掉。
對不起。
我的錯。

「紗…夜。」
惡夢驚醒,床邊已沒有她的身影。
「對不起。」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永遠握著你的手。」

我愛你是一個詞。
抱歉,我愛她。

「湊小姐,你的相親對象…」
「不,我不想見,你…跟他說不見吧。」
「好。」
從紗夜十八歲被她父親殺掉的時侯,一直憂鬱了二年

我救不了她。

對不起。
氷川紗夜。
我為甚麼那麼怕死。
對不起

湊友希那 20歲 自殺不治。

「我救不了她,我做不到自己活下去。」
「對不起。」
在書桌上,只見到了這二張紙條

天台上,她看著天空。
「我現在就來和你一起。」

熙华 所以为什么有孩子 06

端木视觉(大概四章后就完)

「端,端木…?」敬华像是不信的一样。
「请相信我。」我抱紧了他,「没事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
「端木…」敬华他也抱紧了我。
「端木少爷!」门外传来了一位不太熟悉的声音,大概是华的女仆,「我能进来吗?」
「可以」我如此回答着,但同时也没有放开敬华
「端端端木!」敬华红透了脸,「我…」
「没事的。」我向他微笑道
我坐在床上,敬华坐在我的大腿上
「太,太害羞了…」
女仆一进来,她毫无反应。
「端木少爷,很抱歉打扰你二位的愉快时光」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三小姐,出事了。」
「华出事了?!敬华他激动得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灵力,正在被吸收。」
第四代阳冥师的孩子也是有这样试过‥听闻因为这样,所以他能转世‥
「敬华,有大事发生了」我站起来,拉着敬华跑到了华的房间,看到的是。

夏正在吸收她的灵力

「夏,你在干什么!」
「覆行承诺。」

我懂,华要做什么,可是华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懂。
完全不懂…
又是一个因为我的生命作出贡献的人‥那还是我和敬华的灵力所诞生出来的一个新生命。
难道说…
「不用在想了,阳冥师,你们所说的孩子,只是为了阳冥师能在还未死亡的时侯,创造一个新的灵魂,送给灵魂已经残缺不全的阳冥师,即是你。」

不…
又来了吗。
这种情况‥无论是章轩,母亲,谁也好…。
我又是什么都做不到了…

「这是她们的使命,阳冥师。」

从小到大。
无论发生什么。
我都被人照顾得非常好。
但我不想要这种生活。
以前的我,把一切给了神。
现在的我,把一切给了敬华。
敬华,即是…我的神。
那华,是…。

「你确定吗,夏。」我向着她的方向走过去,「神,真的只有你一个吗。」
「华也是神,她是由我们两个的灵力组成的,而你是用前几代的灵力组成的,你是神,她也是神,如果她是孩子,你也是孩子。」
「…哼,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