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夜珀

瑜洲/洲瑜 你就是我的存在罢了

瑜洲/洲瑜 你就是我的存在罢了
序——那个冬天。

那个冬天
你们相遇。
二人的故事,序,开结读条。

「怎样称呼?」
「黄景瑜。」
「许魏洲。」

二人都是第一次拍的戏。
第一套戏,二人都献给了对方。
无论吻戏,床戏都是。

黄景瑜演出的角色叫顾海,小名「大海」
许魏洲演出的角色的白洛因,小名「因子」
二人的名字,即是毒品。
「海洛因」

这是这对的CP名。
而演出者呢?
「瑜洲」当然也可以叫「洲瑜」
二人的像是磁场一样,互相的吸引。

「我一扑上去我就上亲不想说话。」
「他亲到我了,又弱小又可怜又无助」

「对于瑜洲怎样看?」
「如果是洲瑜我比较开心。」

当初的每一句话,紧紧的放在二人的心中

「我很喜欢献世,虽然听不太懂。」
你喜欢献世,即是那是广东话,我也会唱。
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我只是一颗尘埃,微小却守护我的海。」

我为什么要唱男孩?
「曾经, 意外,他和他相爱。」
但我们没有曾经,只有未来。
我想大声告诉你
「我爱你」但是「你爱我」我真的说不出。
因为…我们是公众人物。
「你没有跟着唱啊」
「在听你唱呢。」

二人被逼上绝路的男孩
手碰不到彼此的手。
「我不能说声我爱你。」
我们之间隔绝着空气墙。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但是。
因为那个该死的广电。
就是他。
不过,也阻止不了,我隔空对你说。

「我爱你」————黄景瑜,许魏洲。

《开心超人联盟之迷之城》宣传片 UP主: 开心机车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005804

伽小真好
我相信大家都看过?
更期待迷之城呢~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看迷之城

歌姬與她的吉他手。 ゆきさよ

歌姬與她的吉他手
一發完。

淺藍長髮的女孩子在一位男性和女性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家。
「請問,湊さん,這是哪?」
女孩不像同齡的女孩一樣,性格也有所不同,在孤兒院的時侯,她已經學會獨立,而且每天都會拿著院長送她的吉他,在她和室友的屋子彈吉他。
但室友卻不是她的妹妹,她的妹妹並沒有被拋棄。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有妹妹。
「紗夜,這是你的新家,叫我爸爸就好,從今往後,你的名字就是湊紗夜了。」
「不,我不能改姓氏,被二位收養已經很好,而且您們給我一個能睡得好的地方,這分大禮我無法接受,抱歉。」名為紗夜的女孩向二人鞠躬,似乎對這件事很執著。
「那…」
「我自願成為這邊的女僕,由小已經學會打掃。」
「不,你只需要成為我的女兒的女僕便可,友希那?」
「在這。」一位穿著睡衣的女孩在一樓走了下來,「我名為湊友希那。」
「這是我女兒,從今以後,就拜托你來照顧她了。」
語畢,二位大人走上樓的一間房間,只留下友希那和紗夜在此。
「湊小姐好。」即是面對自己第一次見的人都沒有那麼緊崩。
友希那似乎被她對自己的稱呼所引笑,她不禁輕笑起來,
她微笑道,「稱為我友希那即可,我也稱你為你紗夜」
「好」
友希那靜靜的拉著紗夜,走到一樓自己的房間,當開起門的時侯,紗夜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色。
純黑的大床,床上只有一條深紫色的棉被,枕頭也是紫色的
窗邊只有一個桌子,上面有著一堆書,似乎是關於音樂的。
桌旁的書櫃,也是關於音樂的東西。
「友,友希那小姐,這就是你的房間嗎?」
紗夜走到友希那的一旁,順手關上門口。
「是的。」
友希那看著呆呆的看著紗夜,似乎想到了甚麼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應該沒有。」紗夜在腦中尋找著關於她的記憶,卻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她的事。
「可能是我記錯了。」友希那走向衣櫃,拿了一件睡袍給紗夜,「換吧」
紗夜脫下離開孤兒園的衣物,直接在友希那的面前換上去。
完美的身材就在友希那面前出現,只是她沒有任何反應。
「那我睡在那…?」換完衣物後的紗夜坐到睡床上。
「陪我一起睡吧,紗夜。」
友希那記起了一點事,看著紗夜的樣子,已經想起了她是誰。
"氷川紗夜。"
關於小時侯的她,她從來沒有忘記過她。
「就當我是你的姊姊就好。」
紗夜也好像想起小時侯,有人也這樣跟她說過一樣。
只是,那個樣子已淡而不見
從那天起,紗夜就照顧友希那的起居飲食,雖然是如此,但有時侯…

「友希那小姐,我弄了炸餅」紗夜跑向友希那的一旁,在書桌旁邊的桌子放下裝著炸餅的碟子
「炸餅…?是甚麼?」友希那放下手上的筆,看著
「這是一位老師教我的小食,吃吃看?」紗夜拿起炸餅, 遞向友希那的嘴前。
「謝謝。」 友希那拿著炸餅,一小口的吃了下去。
「…好吃。」她小聲的說著。
但在這樣安靜的環境,已經連蚊子飛過的聲音都聽過,何況是友希那的聲音。
「謝謝,友希那小姐。」

十年後。

「友希那小姐?」
「紗夜,叫我友希那。」
剛決定好戀人身份的二人,站在露台上,看著那一望無際的海。

為甚麼二人會走到這一步呢。
「音樂。」

「有請湊家的歌姬和她的吉他手!」

當年,二人的樂團叫如夜。
因為音樂,二人做了很多事
創作了十首多的曲子,歌詞都是由二人寫的。
直到那個時間。
「想為一個人,帶來一首歌。」
那個人幫助過友希那很多,「*塵埃」
「我只是一顆塵埃,微小卻守護我的愛。」
友希那是想送給她。
從小到大都和她在一起的人。
不是一直在台下支持著二人的粉絲。
似乎唱完這首,她也沒有反應。
這些事,友希那清楚不過。
她不懂愛情。
友希那在知道自己喜歡她的時侯,不像其他人一樣,帶走她。
萬一她不喜歡她,那不就尷尬嗎。
因為她要保護她。
當成姐姐一樣的,保護她。

十年前的承諾,她想守住。
但是卻守不住。

紙包不住火。
親眼的看著她被自家父親殺掉。
對不起。
我的錯。

「紗…夜。」
惡夢驚醒,床邊已沒有她的身影。
「對不起。」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永遠握著你的手。」

我愛你是一個詞。
抱歉,我愛她。

「湊小姐,你的相親對象…」
「不,我不想見,你…跟他說不見吧。」
「好。」
從紗夜十八歲被她父親殺掉的時侯,一直憂鬱了二年

我救不了她。

對不起。
氷川紗夜。
我為甚麼那麼怕死。
對不起

湊友希那 20歲 自殺不治。

「我救不了她,我做不到自己活下去。」
「對不起。」
在書桌上,只見到了這二張紙條

天台上,她看著天空。
「我現在就來和你一起。」

熙华 所以为什么有孩子 06

端木视觉(大概四章后就完)

「端,端木…?」敬华像是不信的一样。
「请相信我。」我抱紧了他,「没事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
「端木…」敬华他也抱紧了我。
「端木少爷!」门外传来了一位不太熟悉的声音,大概是华的女仆,「我能进来吗?」
「可以」我如此回答着,但同时也没有放开敬华
「端端端木!」敬华红透了脸,「我…」
「没事的。」我向他微笑道
我坐在床上,敬华坐在我的大腿上
「太,太害羞了…」
女仆一进来,她毫无反应。
「端木少爷,很抱歉打扰你二位的愉快时光」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三小姐,出事了。」
「华出事了?!敬华他激动得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灵力,正在被吸收。」
第四代阳冥师的孩子也是有这样试过‥听闻因为这样,所以他能转世‥
「敬华,有大事发生了」我站起来,拉着敬华跑到了华的房间,看到的是。

夏正在吸收她的灵力

「夏,你在干什么!」
「覆行承诺。」

我懂,华要做什么,可是华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懂。
完全不懂…
又是一个因为我的生命作出贡献的人‥那还是我和敬华的灵力所诞生出来的一个新生命。
难道说…
「不用在想了,阳冥师,你们所说的孩子,只是为了阳冥师能在还未死亡的时侯,创造一个新的灵魂,送给灵魂已经残缺不全的阳冥师,即是你。」

不…
又来了吗。
这种情况‥无论是章轩,母亲,谁也好…。
我又是什么都做不到了…

「这是她们的使命,阳冥师。」

从小到大。
无论发生什么。
我都被人照顾得非常好。
但我不想要这种生活。
以前的我,把一切给了神。
现在的我,把一切给了敬华。
敬华,即是…我的神。
那华,是…。

「你确定吗,夏。」我向着她的方向走过去,「神,真的只有你一个吗。」
「华也是神,她是由我们两个的灵力组成的,而你是用前几代的灵力组成的,你是神,她也是神,如果她是孩子,你也是孩子。」
「…哼,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呢。」

瑜洲 八年之约。

瑜洲 八年之约。

我的视觉。

我是一名鼓手,现在是为许魏洲这位当红的歌手工作。
我的工作是在演唱会,用鼓去演奏。
另外,中国刚好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
他们也解禁了。

这天,四月十九日,是亚洲巡会演唱会的香港站。
这可是我的老家啊。

下午三时,我到达了红馆,进到后台准备区。
「洲洲,我们,终于可以在同一个舞台唱歌了。」
我转身,只看到了一位我不会想到会来的人
黄景瑜。
「是啊,洲瑜的八年之约,我们也要实现了。」
「明明是瑜洲,但这些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是我们在一起。」
我感觉我被喂了狗粮……
说实在,我加入这个团体,也是为了瑜洲。
「瑜洲。」我轻轻的说了这词,低下头,泪水早已忍不住的流下。
我终于,能看到二人在一起了。
「石慧,怎么了」洲洲的声音在我前面响起
「没事,只是很感动」我擦着眼泪,微笑看着他。
「原来你叫石慧啊…上瘾那个?」鲸鱼开玩笑的看着我
「别玩了,她可是18岁就加入我们团体,该准备了,鲸鱼」
「嗯」
二人十字双扣,进到准备室。

演唱会很顺利。
鲸鱼一直在我旁边看着洲洲,有时侯,洲洲也会看过来

到安可曲了。
我先前看了看是先是「慢慢走」再是「男孩」最后是「海洛有因」
嘶…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到来了。

当钢琴声响起,粉丝都说着瑜洲或者洲瑜,虽然CP逆了。
可是,我们依旧是为同二人支持着。
莹幕上播着上瘾的种种片段。
洲洲唱到「你却抱紧我」的时侯
灯光打在了鲸鱼上,莹幕也出现了他的样子
粉丝们也是更不得再次尖叫着
鲸鱼拿着麦克风,走到舞台上
二人牵着彼此的手,洲洲正在唱歌,而鲸鱼一直的看着他。
「别走。」
在纯音乐下,洲洲介绍了鲸鱼。
「欢迎我们的 黄 景 瑜!」
他终于能光明正大喊他的名字。
接下来更不得了,二人一起唱。

「别走」

「曾经,他和他相爱」
这首歌,二人是一直对视唱的。
18年的鲸鱼生日会,和18年洲洲的演唱会
都有唱这首歌。
他和他,都是要给对方唱的
现在的他们,不需要这种的方式。
「但现在的我们…能白头偕老了。」
吉他声再响起,粉丝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跟他们一起唱的
不是她们不想,而是为了二人八年后的第一次对唱这首歌
能让他们,安安静静的唱
「海若有因」二人一起喊着。

一排车轮轧过的人行道
驻留在便利店的街角
黑板上龙飞凤舞的笔迹
痴恋般的微笑
阳光下
操场上
你在奔跑
冰激凌
糖葫芦
甜的味道
海浪里的喧嚣誓言
若不及那一个拥抱
有没有曾孤独坚守
因为你的天荒地老
一排车轮轧过人行道
驻留在便利店的街角
黑板上龙飞凤舞的笔迹
痴恋般的微笑
阳光下操场上
你在奔跑
冰淇淋糖葫芦
甜的味道
肩并肩的矢志不渝
手挽手的天涯海角
忘却那些流言蜚语
我要和你白头偕老
我要和你白头偕老
我要和你白头偕老

这首完毕后,粉丝终于忍不住了。
「瑜洲!」「洲瑜!」二种声音起起落落
「八年之约!」二人举起牵着的手,「我们做到了!」
「黄景瑜!许魏渊!」
「洲洲。」鲸鱼放开了他的手,单膝跪地,从口袋拿出了红盒子。
「嫁给我。」
洲洲似乎吓到了,他从未想过鲸鱼会这样做
「嫁给他!!」
粉丝也同样喊着,作为乐团团体的大家也是
「…不要…」洲洲只说出了这二个字
全场忽然安静了,鲸鱼的样子也很失落
「才怪。」
全场的声音像是山谷一样,上一秒很安静,下一秒尖叫
「来,我替你戴上。」
鲸鱼替他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也站了出来
「他是我的!」鲸鱼搭手在他的肩上,拉他到怀中
「对,他是你的!」粉丝也回应道
「大家,下次再会!」
演唱会顺利结束。

「许魏洲先生,你愿意黄景瑜先生成为你的丈夫吗?」
「我愿意。」
「黄景瑜先生,你愿意许魏洲先生成为你的丈夫吗?」
「我愿意。」
「新人现在可以交换戒指了。」
这场婚礼在各大平台直播着,粉丝们全炸了。

「八年之约,我们做到。」
二人在这天后,发了一条这样的微博。

少女☆歌劇 レヴュースタァライト欢迎加入少女☆歌劇,群聊号码:817271360
希望能认识更多人!
少女歌剧同好会!

ゆきさよ—歌姬与她的吉他手 01

歌姬与她的吉他手
第一章—新家

浅蓝长发的女孩子在一位男性和女性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家。
「请问,凑さん,这是哪?」
女孩不像同龄的女孩一样,性格也有所不同,在孤儿院的时侯,她已经学会独立,而且每天都会拿着院长送她的吉他,在她和室友的屋子弹吉他。
但室友却不是她的妹妹,她的妹妹并没有被抛弃。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有妹妹。
「纱夜,这是你的新家,叫我爸爸就好,从今往后,你的名字就是凑纱夜了。」
「不,我不能改姓氏,被二位收养已经很好,而且您们给我一个能睡得好的地方,这分大礼我无法接受,抱歉。」名为纱夜的女孩向二人鞠躬,似乎对这年事很执着。
「那…」
「我自愿成为这边的女仆,由小已经学会打扫。」
「不,你只需要成为我的女儿的女仆便可,友希那?」
「在这。」一位穿着睡衣的女孩在一楼走了下来,「我名为凑友希那。」
「这是我女儿,从今以后,就拜托你来照顾她了。」
语毕,二位大人走上楼的一间房间,只留下友希那和纱夜在此。
「凑小姐好。」即是面对自己第一次见的人都没有那么紧崩。
友希那似乎被她对自己的称呼所引笑,她不禁轻笑起来,
她微笑道,「称为我友希那即可,我也称你为你纱夜」
「好」
友希那静静的拉着纱夜,走到一楼自己的房间,当开起门的时侯,纱夜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纯黑的大床,床上只有一条深紫色的棉被,枕头也是紫色的
窗边只有一个桌子,上面有着一堆书,似乎是关于音乐的。
桌旁的书柜,也是关于音乐的东西。
「友,友希那小姐,这就是你的房间吗?」
纱夜走到友希那的一旁,顺手关上门口。
「是的。」
友希那看着呆呆的看着纱夜,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应该没有。」纱夜在脑中寻找着关于她的记忆,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她的事。
「可能是我记错了。」友希那走向衣柜,拿了一件睡袍给纱夜,「换吧」
纱夜脱下离开孤儿园的衣物,直接在友希那的面前换上去。
完美的身材就在友希那面前出现,只是她没有任何反应。
「那我睡在那…?」换完衣物后的纱夜坐到睡床上。
「陪我一起睡吧,纱夜。」
友希那记起了一点事,看着纱夜的样子,已经想起了她是谁。
"冰川纱夜。"
关于小时侯的她,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就当我是你的姊姊就好。」
纱夜也好像想起小时侯,有人也这样跟她说过一样。
只是,那个样子已淡而不见。

「熙华」 所以为什么有孩子 05 重发


「现在,回去吧」我拉着敬华的手,一边走向车所在的地方,「敬华。」
「嗯。」这是我,第一次握他的手那么紧张,心跳加速的很快。
是真正的爱吗…我对任何人都没有示爱过。
敬华经常说我在撩他,我能对他说这种话的原因,因为是他,所以才能说吧。
我爱他‥吗?
友情的那种?还是真正恋人之间的爱呢。
可能在小时侯,我已经爱上他。
那我怎么可能做出亲他的这个动作。
我对章轩都没做过,母亲也是。
难道说,这是真的?
我一次又一次问着自己,得出来的结果都是

「端木熙爱杨敬华,但不是友情那种。」

我宠着他,因为是他是我的小哥哥。
我永远先让他看到事情的真相———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想守护好他。
毕竟他可是我的小哥哥啊。
其实如果可以,我宁愿让敬华留在我身边,这样,他不会受到任何不必要的伤害。
包括被下蛊,被寅哲打伤。
我都不想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也许,这是真正的「爱」吧。
我做那么多事,都是因为,他是我的小哥哥,世界上最好的小哥哥。
只是因为如此罢了。

「端木?」敬华走到了我的一旁。
「没事,上车吧。」原来我已经想了一阵子了。
我们坐到了相对的位置,华已经坐到后方了。
「走吧。」
二天后。
因为用灵力故意伤人,我受到了天罚。
我只是想保护我爱着的敬华。
这点小伤,我以前也遇过。
最多只是痛罢了。
面对着敬华被那些老人被痛骂,我心中对那些人产生了敌意。
「太奶奶,我带了一位你应该想见的人」刚刚好的,华就带了一位年轻女性来到了这边…她是那天我们看到的女性————
「端木华!现在不是想见人的时侯!」太奶奶对着她恕吼。
「闭嘴,我叫你太奶奶是因为我尊重你。」语毕,太奶奶身边都是灵力刀
如果插下去,她会五脏不保。
「不想死的话,听我说。」
她受到了惊吓一样,也不敢说任何的话。
「夏,告诉他们你是谁。」
「好。」
她一个响指,我身后的天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是你们所说的神。」
「神!?」
众人也受到了惊吓,忙忙的跪在地上
「哇…果然是神。」敬华帮我穿好衣服后,便看向那边的夏和华。
「杨敬华为了保护你们的大祭司,不惜和司徒律一战,阳冥师为了保护自己的影灵,用灵力,很奇怪吗?不过,一时冲动用了灵力,遭受天罚,是正常的,但你们都不知道的是,司徒家的人封印了阳冥师的灵力。」语毕,夏拿起了那根针,「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端木熙遭受天罚。」
「所以说,是端木熙,我的父亲遭受惩罚,还是司徒家遭受惩罚?」
「端…」「我父亲是掌门,这个家的掌门,不是论到你来决定的,太奶奶。」
华看向了我,「请父亲做出决定。」
「从今往后,我端木家与司徒家断绝关系!」
我看向众人,「这是端木家第六十三代掌门之名,全族上下,不得异义!」
语毕,我带着敬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到底是为了什么,让你给灵力给我?」
「为了父亲和爸爸。」
「如果你把父亲的魂弄回完整,我会把剩下的灵力交给你。」
「好」

「端木!你知道你吓到我了吗!?」
一关上门,我就被敬华从背后抱着
「现在不就没事了吗?」我转身,也紧紧看抱着他
「如果不是有什么华跟夏在,你一定会…!」
「会什么?」
「会死的!」
他从成年体型变回少年体型,方便我去抱他。
「没事了,敬华。」
「你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着紧你吗!因为我爱你啊!」
迟了一步呢。
我轻轻的抬起他的下巴,闭上眼晴,亲下去了那红色的唇。
「我也是呢。」并用心念传说和他对说着。

Sherlotty 7th:

是用  @Theta 分享的情头素材制作的表情包!我的脑洞已经穷尽了,如果不够沙雕还请大家提供些梗!请随取随用!